>  正文

张晖的“竹篮”难盛水:运满满疫情期间“暴力催收”投诉不断恐致口碑下滑

评论

  距离运满满与货车帮合并已经过去了两年有余,运满满创始人张晖成为了满帮集团(运满满货拉拉合并后的母公司)CEO,但在货运江湖中,运满满的声量逐渐变小了,伴随而来的是,司机对平台的不满,以及用户的服务的投诉不断。

  IPO的故事讲不下去了?

  运满满第一次传出IPO是2017年3月,当时时任运满满副总裁徐强表示,将在2018年启动IPO,且大概率会选择海外上市。同年11月,市场上并未传出运满满上市声音,却迎来了运满满与货车帮的合并消息。

  合并后的2018年,满帮集团被传出赴港上市,但最终不了了之。去年,一方面,满帮集团董事长王刚公开透露,三年内没有上市计划;另一方面满帮集团CFO张远声却称,正考虑IPO,不过尚未确定最后的时间表。

  对于张晖来说,从运满满创始人到满帮集团CEO,完成了角色的转换,但运满满能否再乘坐满帮集团的“快车”驶入IPO的“康庄大道”目前还是个迷。

  这其中不得不问的是,满帮集团是否盈利了?据相关报道,2019年满帮集团在部分季度实现盈利,预计在2020年能够实现全面盈利。但此消息未经官方确认,外界仍对满帮集团盈利能力质疑不断,而真相,或许只能从未来的招股书中寻找答案。

  事实上,无论是此前的运满满还是合并后的货车帮都是在资本助推下成长的。公开资料显示,运满满与货车帮尚未合并之前就完成了7轮融资,而在合并后,满帮集团还完成了19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可以肯定的是,从运满满到满帮集团,市场都是烧钱打出来的。

  而此前,满帮集团CFO张远声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透露,满帮集团不排除IPO前继续在一级市场中再进行一轮融资的可能。IPO的故事已经被讲的没有更多经典瞬间,而盈利能力也是上市与否的一大要素。

  司机与用户之间的“豆腐渣大桥”

  运满满作为平台方,本应该承担司机与用户之间的“桥梁”,但摆在眼前的是,无论是司机还是用户,对于运满满的投诉从未停止。聚投诉、黑猫投诉等平台上,关于运满满的投诉高达数百条。

  首先是司机方面。有司机表示,在运满满接单后,缴纳了定金,但订单被取消后,却收不到定金退款,与平台客户联系后,客服称无法解决。该司机怀疑有人通过平台骗取司机定金。同时,另有多条投诉显示,运满满存在提现后不到账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和讯科技注意到,本月,有多名司机称,运满满司机贷存在高额利息,且遭遇了暴力催收。今年1月,银保监会曾发通知称,受疫情影响失去收入的人群,可以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贷款还款的安排,合理延期还款期限。

  其次是用户方面。有用户表示,在运满满平台下单后,运输过程中,存在丢件情况,但在联系客户后,处理态度积极不好,且不能解决问题。

  此外,有用户投诉称,货运司机路上出事故,导致货物损坏,在双方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司机投诉至平台,平台直接对商家进行封号。

  目前来看,无论是司机的投诉还是用户的不满,都侧面印证出运满满存在内部管理机制缺失问题,资本的助推下,运满满曾经出现过“野蛮生长”时刻,但现阶段,运满满应该步入正轨了。

  虽然运满满曾被誉为货运版“滴滴”,但运满满不应该步滴滴在管理漏洞问题上的后尘。目前,运满满是否存在完整的投诉流程?是否有专人负责处理,人手是否能满足现有需求?都有待张晖解答。

责编:sq 


〖免责申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图片及内容版权仅归原所有者所有。如对该内容主张权益请来函或邮件告之,本网将迅速采取措施,否则与之相关的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经济发展网致力于信息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我们版权申明|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发展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9011151号

经济发展协会联盟成员 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投诉举报电话:12331

本网站展示资料或信息,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