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文  >  正文

周邦彦:词家之冠,风流才子

评论

 

周邦彦词在词艺上已臻于化境,虽或其为人人品有所訾议,词篇题材有所限制,但仍不动摇其词家正宗之位。文章以《六丑·蔷薇谢后作》的细致品赏为切入点,结合《周邦彦词集》与历史上的诗词语境具体分析了周邦彦的词艺。结尾处,挑选了些通读词集对美成词风有初步了解后的一些发现。

“似楚江暝宿,风灯零乱,少年羁旅”(《锁寒窗·寒食》),这种少年心性与漂泊离绪一直漂流荡漾在美成的词海之中,也将我的世界与之连通,随之摇曳不定。

羁旅是美成词中出现最频繁的一个题材。虽然经常有人认为美成的词题材太窄。但我认为这不是缺点。人之才力有限,能写好一类题材实为不易,而周词在一类题材的词艺雕琢上,已臻完美,为后世词人与学者所敬仰。一种情感的表象与深度可以是无限的,也许“心如死灰”许多人终其一生也只能做到在字面上理解,单单的概述远无法到达那朦胧幽微的核心,不能“空泛连接着确切”,甚至会损害诗人精纯而敏感的内心。

情感的表达很大层面上依托于文本技艺,从个人经验来看,在写诗之时人的情感与诗的技艺是互相深化的,当我在写时,我将理解我自己,哪怕所谓大巧若拙也是如此。在诗领域中,诚如白居易所言“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言志”是诗之一题,而词本就载有“传情”之意。并且,在现代语境下,“在题材的取舍上,我们看起来好像能运用某种犀利的洞察力,但在风格的深度上,我们不认为我们能做得比哲学家或社会学家更好,甚至可能连匹敌都达不到。”诗歌是一门艺术,它的精妙之处甚至有时与内容无关,因而单从社会角度去批评一位诗人词人的作品,是不足为信的。“如果非要诗歌承担什么的话,那么,我不得不说,诗歌除了高贵什么也不承担。”

责编:sq 


中华经济发展网致力于信息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我们|Copyright © 2018-2020 中华经济发展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8007488号

经济发展协会联盟成员 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投诉举报电话:12331

本网站展示资料或信息,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